渝水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渝水诗刊
查看: 46|回复: 0
收起左侧

对一系列诗歌事件的冷思考

[复制链接]

304

主题

594

帖子

1

精华

金牌会员

阅读权限
70
注册时间
2014-1-6
最后登录
2021-3-2
在线时间
541 小时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23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对一系列诗歌事件的冷思考

文/ 空也静

诗坛就像一个好动的小孩,从来都不肯消停,一个事还没有过去,另一个事便接踵而来,像一枚枚从天而降的炸弹,东一下西一下,动静整得很大,就这么一直闹腾着,让人眼花缭乱哭笑不得。确实需要人们冷静下来,对这一个个事件认真把脉,对一些问题进行深入思考,理出一个清晰的头绪来。

一、诗歌应该把劲使向写还是使向吹
跟文字打了多年交道,虽说没有什么天赋与悟性,也写了一些诗歌。常常有人提醒,别老撅着屁股光写,也该出手吹一吹。说的多了,总让人心里痒痒地,随之而来便是不知所措。也时不时地看到 ,有些水平并不高超的诗歌,经人一吹,仿佛皇帝的新装,大摇大摆行走在各种媒体,霸占着网络的头条。吹吧,又不是随口一说这么简单,没有吹手,最起码得有一个唢呐,对一个没有一点背景的人来说,谁又肯免费为你站台。一旦冷静下来仔细一琢磨,总觉得诗歌是一门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技术活,不是街头耍把戏,得练好南拳北腿,靠一身真功夫闯荡天下,如果不把心思用在练内功上,一味地吹,即便是一个气球,吹爆也是迟早的事。这么一说,诗既要写也要适当地进行宣传,但写是前题,这个关系不能颠倒,高音喇叭要架在诗歌结实而强健的枝干上。

二、诗歌应该面向大众还是面向精英
事实上,诗歌的话语权越来越集中地掌握在个别人手中,他们凭借权力与影响,垄断着诗歌的发表与评奖,挥霍着诗歌稀有的资源。我渐渐地发现,一些被诗歌宠坏的大人物,似乎一步步地把诗歌往阴沟里带,站的越高脸皮越厚,知识越广越能胡说八道,你一旦跟他们讲理,他们就搬出这神那神,用一堆看似高深莫测实则牛头不对马嘴的大道理做挡箭牌,糊弄民众,原本干净的词语在他们口里就成了狡辩的帮凶。在金钱的引诱下,他们被免费的午餐吃得浑身是膘,早已失去是非界限,美丑不分,最大的本事就是胡吹乱谝,吹起牛来从不打草稿,满嘴跑火车,油腔滑调,像一根老油条。诗歌最终要靠大众来消费,不论创作还是评判,都得由人民群众说了算。千万别说他们根本不懂诗,人为抬高诗歌与大众的距离,使诗歌仿佛街头随便捡来的两个核桃,成为少数人把玩的玩具。其实生在诗歌的国度,打小就受唐诗宋词的影响,普通人即便写不了,好与坏还是心知肚明的。

三、诗歌应该关注脑袋还是盯着屁股
不得不承认,这些年一把火能烧起来,而且越烧越旺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误导,诗歌如果不沾一点骚味,就引不起人们的注意,更谈不上走进人们的视野,于是有些人就坚信与其默默无闻,不如挺而走险,纵使背后有人说三道四,也要人前人后装得像模像样,既是落一个坏名声也比没名没姓好。于是这体那体撕掉人性最后一块遮盖布,像一个怪胎或人妖,扭动着屁股一个一个弃暗投明,挤进诗歌殿堂,用露骨下流瓜分着诗歌的半壁江山。你实在看不过眼,即便狠狠唾上几口,不但压不住越来越骚的风情,甚至连一根毫毛都动不了。这事想起来确实邪乎,有些诗你越说不行,就越有人会站出来喊冤,一声一声地叫好,说急了就挽起袖子,一副要打仗的架势。诗做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部分,理应成为人们精神的快餐,让人在书写中倾听心声,在推敲中体验快感,在阅读中陶冶情操。我不否定某些东西入诗,关键是拿捏好分寸,掌握好火候,得含蓄一些、朦胧一些、高明一些,不至于让读者呕吐,手下留情,别走火入魔,多给后代积一点德。

四、诗歌应该注重继承还是力求创新
创新是一个民族发展的动力,文学要发展当然也离不开创新,但有些人以创新为掩护到处胡来。人为割断诗歌传承的血脉,过份崇洋媚外,善于嫁接与移植,给诗歌贴上转基因的标签。有的人以当下诗歌没有一个清晰的标准为借口,到了处埋锅起灶,另立山头。把诗歌的门槛越锯越低。在网络传播越来越广泛的情况下,大量的非诗像走秀一样,踩着一条红地毯在平台上大摇大摆地亮相。对此,个别主流媒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甘于同流合污,给他们大开绿灯。一切创新都不可能是空穴来风,更不是海市蜃楼。从唐诗到宋词,从宋词到了现代诗,一次次卸下套在脖子上的条条框框,但并不意味着写作难度的降低,或者全盘否定。相反,作为现代诗人更应担当起诗歌的神圣使命,才不辱没祖先积攒的家业,努力实现突破与超越,以唐诗宋词为基石,建造更加宏伟壮观、经得住风吹雨打的诗歌大厦,写出不愧于时代,留芳百年的好作品。

说到这,不得不揭一下自己的老底,非文学专业,既不研究古代,也没涉及当代,爱写一些小东西,这是命中注定的事,以此打发时间,只是想活得更加充实一点,如果有所冲撞,并不是我的本意。

空也静:原名魏彦烈,青海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格桑花开》、《草原情歌》、《仰望昆仑》、《风舞经幡》、汉英双语《轮回》等多部。获昆仑文艺奖,唐蕃古道文学奖,诗歌春晚“全国十佳诗人”称号。诗观:快乐生活,安静写诗。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渝水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21-3-4 07:13 , Processed in 0.08316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