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水诗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渝水诗刊
查看: 249|回复: 2
收起左侧

诗十首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0

精华

新手上路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8-18
最后登录
2019-11-15
在线时间
1 小时

Rank: 1

发表于 2019-11-15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后可查看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始终爬不出碗,习惯于吃着碗里的
想着锅里的,不知那是如何难熬的夜晚
吃的再饱,以后也要饥饿
饥饿是个碗,吃饱的人面前的空碗
………我总是明白太迟,胃疼痛地痉挛
从河里舀碗水喝,缓解一阵——
太浅还是太急,淹死或呛死过多少人
真的不能再说什么了
太阳是碗血酒,月亮是碗睡觉前的牛奶
你信不信天空,是倒扣的碗

                    

    父亲的衣服

积雪一般苍白,父亲的身体。
父亲沉了!冷了!

紧紧握着他的手,此时我才注意到他穿的
是我穿剩下的衣服,
连同他的裤子,鞋子,袜子,也都是。

这么多年,我从来不知道
自己丢弃的,原来父亲
一直穿在身上,温暖自己。
我也从来不知道自己
一直把父亲穿在身上。

他被岁月洗得
越来越白,越来越柔软,
风把他终于吹破了。
现在继续吹着我,继续把雪
向记忆的方向堆积---
当堆成父亲般贫穷的,人们视野之外的
山顶的雪——

我知道死亡,不过是场雪崩。
积雪融成的,不是泪水。
解冻的河流,奔涌于我额头上
父亲的皱纹里

---其身披的大地之衣,不停擦拭
命运的锋芒......
            


        送葬

雪是送葬者遗失在野外的丧服。
践踏着它,衣冠楚楚的死者,
争挤入我伤口的秋天。

我替谁活过并落叶纷纷?谁又为我
记忆碎成了,一枚枚锋利的镜片?
夜里被收割的赤足,走向大海!
鲜血,浸透过往的云朵。
生命的疼痛,慢慢升起于
大地的尘埃与自我的深渊。

从来没有什么黎明,有的只是
从屈辱中拉出的,送葬队伍。
黑暗中请不要祷告,不要为埋葬
寻找辉煌的借口——
直面死亡,一如直面骄阳

多少年代,被虚无的梦殖民?
多少穷人,不敢逼视牺牲的光焰?
深深低下头,或绝望闭上眼睛:
乌鸦栖聚在白骨上,心的坟场
仿佛世界与时间尽头。

而送葬的人,只有你的伤口,
能使灵魂向外眺望;
也只有你的伤口,能把
雪野的宁静分娩......

               


     我的孤独,是一根弯曲的钉子

在祖辈耕作的山地里,生活也曾以盲目之梦
耕作于我的身体,不断铲去野草般的思想。经历过
一些岁月,钢铁时代的欲望凿击、切割意志:
我不告诉任何人,我的痛苦就像熔炉里的铁矿石——
不得不消弭形状,无法分辨你我......


——冷却之后,已是秋日,天空布满黄昏的铁锈。
风中,我躺在斑驳的原野上,
如一根弯曲的钉子,躺在摇晃的古老桌子上——
镜面倾斜,圣人面容扭曲。

我做错了很多事,对历史和生命的秘密,也不能洞悉。
沸腾的血液,终于凝固成如铁的夜色。
怎么重新搜寻,找到童年的草地、与鸟鸣时的寂静?
是不是该有一条河流,被铁与铁撞击出的闪电
不断焊上放逐者的灵魂?

因此,当我再次仰望星辰——
也许能够看清,一代代人深情凝视的
不过是,这被血与泪的锤子狠命砸进天空
而露出的,冰山一角........

               

         哺乳

深夜,在高速公路上幽暗的长途客车里
昏睡的人们,猝然被婴儿梦中的啼哭声惊醒
然后,一个年轻母亲
前倾着身子,托着孩子的头
贴向自己左侧的乳房
另一只手,则羞涩地
拉了拉右侧的衣襟

窗外,黑黢黢的夜,
像一件又沉又厚的衣服
遮盖着不断后退的田野,树木
以及我不知晓的明日
云层中透出的月光,却像乳汁漫溢.....

我信世界终会敞开——
如我们能像婴儿般醒来


               

     草绳

野地里的草,长着长着就被不明的脚
踩弯了腰
弯了腰的草,长着长着
就再度挑起朝露与夕晖
挑起朝露与夕晖的草,长着长着
就被放逐至此的牛,马,还有羊
低着头,细细地咀嚼
断茬的伤口,抽出牛的,马的,还有羊的气息
长着长着,就不分过去与未来
长着长着,就越来越低向泥土
就留下根,身子甘愿喂给饥饿的镰刀
日复一日,母亲就将他们的身子
搓成太阳晒干的草绳
父亲,腰间就扎着草绳
流着泪,跪在野地里
祖母被草席卷起,被草绳捆好
静静放入,草根之下
青草之上,一万年前的风
仍旧,来来往往
              

                       
      雪落的姿势
            一

有一种面向低处的决绝
覆盖广大的土地
但更是彻底地裸露——

当大地的产床上
这沁凉的胴体平息下来
我已度过一生
也终于重生

           二

深渊是真理的产门
美是深渊中的深渊

一览无余的田野
因落雪,一座座孤坟——

拥有时光凝固的大海的波峰浪谷

          三

没有谁不是孤独的——
在陡峭的人世上
也没有事物是孤立的___
在雪持续的飘落下

而世界的剧场里,生与死
背靠着背,练习重逢的台词


         四

风在风里吹着,才叫风
雪在雪里飘着,才叫雪
风数着雪,雪忆着风  
数到黑暗里,记到石头里

但什么数着我的心跳,心该为谁而跳——
当受伤的猎物,证实了箭簇的准确

         五

疯跑在雪野上
我声嘶力竭地喊着丢失的名字

多年后回声传来,我辩出这是属于自己的
忍不住,泪流满面

         六

河流蜿蜒,每朵浪花的颜色都指向雪
每朵雪,却指向浪花消融的方向

永恒原本是场盛筵,因不断有客人闻讯前来
所以需一再烹制佳肴,而推迟开席


         七

当河流冻僵,盔甲代替了浪花
很多人一边践踏着它,抄近到达对面
一边诅咒着它的波澜不惊

此时沉默的桥,它的孤独
是整个人类的孤独

         八

如果雪是羽毛,我们赤裸的心
就是被拔光羽毛的鸟

在肉体的笼子里,奔向大限的路上
你是我的栅栏,我是不是你的门栓?

         九

雪中的乌鸦,是真正的乌鸦
它告诉你哪里是埋人的地方——

变成乌鸦的死者
还是变成死者的乌鸦说?

         十

有一种弥漫时空的心碎
不过为,重塑灵魂的完整

世间的距离,阻隔,嫌隙
终被遍布大地的忧伤抚平

        十一

树木为活着学会放下后,雪就
前仆后继地来了
但在仰起的面庞上,那融成热泪的

必是连绵的,悲凉的细节

       十二

父亲尽可能多地,把雪扫在一起
堆成的雪人,像老年痴呆的我

——敢于露出属于自己的黑暗
路,显明了真身

      十三
雪还在下,月光已成许多人的白化病
饮下一大杯白酒的父亲,紧靠着墙
睡着了。影子嵌入墙里
无人能够看到

而谁彻夜难眠,被他梦中的磨牙声
卷入秘密的风暴

               2016

        剃度

对于披头散发的扫帚来说
落叶、尘埃、石头.....
一一皆是剃刀

而因扫过庭院,本身被刮落的部分
最为锋利一一
它是清扫的必需,又是清扫的对象

日复一日,经典的动作重复世间幻像
最终,扫帚走过一一
落叶仍是落叶、尘埃仍是尘埃、石头仍是石头

——人们将罪过指向光秃秃的扫帚
扫帚不语,双手合十
                 
           
        锯末

在古老的森林里,铁与木头
尖锐地摩擦——
锯末纷纷,落在一秋覆盖一秋的落叶上 。
当累积到一定厚度,高大的树木就
轰然倒下,沉沉砸向大地。


而在尘世,锯末仍继续落下。
按着墨斗弹出的黑线,树木被剖开,
在铲、凿、刨后,重新组合:
先有梯子搭上屋顶,门紧扣伤口,
然后衣柜、餐桌、椅子,还有床,
开始在室内立起。


在锋利时光下,我们,以及更多的东西,
也在不停地,从世界以及身体的记忆中,
纷纷落下一一
在生与死、爱与恨、幸福与痛苦、罪与罚
来来回回的拉锯中。


一一总有无名者或所谓无用之物,
要不断离开那些
赖以生存的地方;
也总有另外的人或事物,
因此不断被远方挖出的石头
重新命名
                    
   


         无题


寻找某老乡的电话号码时,我发现
一只蚂蚁,在压着中国地图的玻璃上
孤独地,奔跑

它穿过额尔古纳河流域、巴丹吉林沙漠,触角碰到打开的书
而转向,继续穿过大半个江南、到达大海
然后,在桌子的悬崖上
沿峭壁爬下,钻入黑暗的抽屉

我拉出抽屉,像火车把我拉出隧道
取出风雨、波浪、尘埃,以及山体内
包裹铁轨的,一截必须的黑暗
父亲多年前的,一封长信
就重新呈现在面前

很久我不说话。很久以后
我反复洗涤抺布,擦试玻璃一一
以便放下父亲的信,以便按灵魂的比例
看清楚,生我养我的村庄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7

主题

4095

帖子

0

精华

版主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3-9-7
最后登录
2019-12-5
在线时间
1168 小时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1-26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死亡,不过是场雪崩。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7

主题

4095

帖子

0

精华

版主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3-9-7
最后登录
2019-12-5
在线时间
1168 小时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9-11-26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刻的文字 高亮欣赏
——若遇论坛程序问题,请给 qq124627513(微信同步)留言。(这是系统默认签名,点击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
塑料色母
广告位
广告位

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渝水诗刊 ( 粤ICP备16121829号-1 )

GMT+8, 2019-12-6 03:11 , Processed in 0.132456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and 心灵文学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文章为原创会员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去版权转载,本站保留一切追究权利。同时欢迎分享本站文章链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